爱情文章

    走进屋内片刻后,药老听得门外面响起地一道沉闷声响,微微点了点头,手指轻弹了弹,指尖升腾的淡白火焰,逐渐消散。 萧炎抱着膀子,冷冷的望着陷入恐惧与绝望中的三人,心中并未有多少同情之心,他知道,若是将双方现在的处境换一个位置的话,那么这几人绝对会毫不怜悯的将自己两人击杀,既然别人都未曾抱什么怜悯之心,那萧炎也能在将这些情感暂时抹杀之后,来面对他们!

    摘花导航

    走进屋内片刻后,药老听得门外面响起地一道沉闷声响,微微点了点头,手指轻弹了弹,指尖升腾的淡白火焰,逐渐消散。 闻言,那名脸色有些疯狂地二品炼药师,手中的长剑再次狠狠的刺深了一下,然后豁然拔出,鲜血喷射而出,溅了他满身。

美文欣赏

美国代购 蔻驰coach母亲节系列三节雨伞 美国代购 Coach 奥特莱斯代购4.24采购